她认为国家赋予个人自由迁徙的权利

2021-03-26 19:06

鲁修禄还向记者介绍了发达国家的经验,“在发达国家,登记人口后,三个月就可以享受到与当地人口一样的公共服务了,这是一种自由流动。”

记者追问:“有不少人来到广东,但因为无法入户,孩子不能上公立学校,很多人被迫回到原来的地方。这个问题怎么解决?”

难在哪里?“牵涉整个利益格局的调整,整个社会保障机制的塑造,过去只保障城市户口的人,如果再有人进入城市,又要保障他,随之整个制度就需要调整,资金来源也需要适应,医疗教育等基本公共服务也需要再完善。”鲁修禄对记者说。

羊城晚报讯 特派北京记者张林报道:谈到政府工作报告中的“自由迁徙”,全国人大代表、广东省发改委副主任鲁修禄首先向羊城晚报记者介绍了一段背景: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在多个场合讲到城镇化,“城镇化”关键是人的城镇化,人的城镇化就是人要能自由流动,自由流动包括首先是“我能去”,其次是“我去了能够享受当地的公共服务”。

鲁修禄还分析了政府提出自由迁徙概念的意义和时机:“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自由迁徙概念,是一种进步。我国是具备了一定的物质基础,并发展到了今天,才开始考虑这个问题。以前如果要考虑这个问题,一没经济基础,二没宏观统筹能力。”

陈小川举了一个通俗的例子,北方的一些市民离退休以后,不少人都会去南方买房子,“我觉得‘自由迁徙’实际上是赋予他们一种自由的态度而已,如果有人现在来广东住,也不会有人说他。”

陈小川认为,自由迁徙是一种自由选择的权利,“但是相配套的户籍和一系列的教育、医疗等资源,如果完善了,可能迁徙的自由选择余地会更高一些。”她认为国家赋予个人自由迁徙的权利,但是面对实际问题,需要完善一系列的配套设施。“比如学位问题,比如师资力量问题,老师都不够,如何去教书?”

羊城晚报讯 特派北京记者张林报道:“自由迁徙是一种自由选择的权利,但需要完善配套的户籍制度、医疗教育等资源。”3月5日,全国人大代表、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小川向羊城晚报记者表达了对“自由迁徙”的看法。

陈小川表示,她不赞成人口的无序流动:“过去,医疗、警力等资源都是根据全国的户籍人口来配置的,大部分的高等教育支出都是由地方财政出钱的,广东有一亿多人口,是全国的人口大省,在这种前提下,如果大量人口完全无序地涌入广东,广东一方面没有接纳能力,另一方面也没有经费支出能力。”

自由迁徙是否主要解决农民进入城市问题?鲁修禄认为不一定,“未来也会有城市人口想去农村,这是中国仍然处于转型期的一个重大变化。”同时他指出了这种变化所在:过去的转型是人口从不能流动变成流动,即人口动,“但是现在,人口相关的要素必须要动,必须要能适应身份和要求,所以这是一个巨大的转变,一个新的起点上的转变。”鲁修禄因此认为,政府提出自由迁徙是中国又一次飞跃的开端,“但是这些事情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很难。”

陈小川回答说:“确实存在这个问题,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发展非常不均衡,作为个人的选择,可能性肯定是很普遍的。”